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资讯 >

四大视角深度解读:网游IP改编的是是非非

发布时间:2016-09-21 08:43

小编导读:

一、产业视角:网游生态日益依赖优质IP改编《微微一笑很倾城》热播网游剧受关注2013年以来,“跨界融合”成为互联网行业的最热概念之一。腾讯、阿里等互联网企业

  一、产业视角网游生态日益依赖优质IP改编

  

  《微微一笑很倾城》热播 网游剧受关注

  2013年以来,“跨界融合”成为互联网行业的最热概念之一。腾讯、阿里等互联网企业利用平台生态推动“泛娱乐”商业模式,围绕明星IP内容跨界改编,打通了网络文学、网络游戏、网络视频、网络动漫、数字音乐协同发展空间。IP成为泛娱乐产业中连接、聚合粉丝情感的核心,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布局成为中国网络内容产业的发展趋势。网游生态日益体现着文学、动漫、音乐、影视剧等的元素,跨界改编跃然纸上、对网游创作的重要性日益彰显。

  除了对自有网游IP的精细化打磨以树立品牌外,国内主流游戏厂商越来越重视对优质IP的引入和采购。近些年,腾讯互娱不断加大对优质IP的引入和采购,先后与日本集英社、迪士尼、星空传媒等众多国内外版权方达成合作,获得多部文字作品和视听作品的版权授权。其他游戏厂商也纷纷通过购买明星IP来扩充游戏产品的文化内容与玩法,比如,搜狐畅游与完美世界联合获得了金庸系列武侠作品的游戏改编权,中手游获得《航海王》、《龙珠Z》等多部动漫作品的版权授权,盛大文学旗下多部重量级网络文学的手游改编权也被高价拍卖,腾讯更是以5000万元将知名国产动漫《尸兄》的手游改编权授权给中清龙图。

  依托明星IP所具有的粉丝经济效应,IP改编网游在市场上往往能够大获成功。根据艾瑞咨询的统计数据,在游戏方面,《花千骨》、《苍穹变》等手游月流水均破亿,《莽荒纪》、《傲世九重天》等页游月流水也高达3000万。另外,腾讯互娱《中国IP改编手游研究报告》显示,从iOS畅销榜的表现来看,中国的IP游戏上榜数量最多,前100款游戏中IP游戏收入占比接近60%;而且,用户更期待网络文学、动漫以及电影的改编手游。

  IP改编游戏带动了网游行业的快速发展,同时也使得IP的版权价格不断上涨。2013年以来,手游IP特别是明星IP的版权价格快速上涨,《暴走漫画》、《秦时明月》等作品的价格均高达上千万元。在这样的背景下,预计未来会出现更多优秀文学、综艺、影视、动漫等IP改编的游戏,IP改编对游戏行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二、经济视角:网游IP改编乱象扰乱行业秩序

  网游产业繁荣的背后是日益严重的网游侵权乱象。网游领域的侵权主要集中在两个层面:一是盗版网游侵犯小说、动漫、影视剧、体育节目、综艺节目等优质IP的著作权,尤其以网络小说、动漫、电影为甚;二是山寨游戏侵犯正版网游的著作权,比如对《穿越火线》、《英雄联盟》、《梦幻西游》、《炉石传说》、《魔兽》等经典网游IP的侵犯。2013年以来,中国网游行业侵权乱象迭出,小说、动漫、影视剧、综艺节目等成为网游侵权的主要对象,尤其是日本知名动漫、金庸武侠小说等成为重灾区。从数量来看,游戏市场上没有IP的山寨、换皮游戏,远超过有IP的游戏或者原创游戏。

  网游侵权乱象对游戏产业造成极大影响。一方面,开发一款新网络游戏的成本高、时间长,而山寨一款热门游戏的成本只有正版游戏的1/4,侵权游戏可以快速上市、很快回本,巨大的经济诱惑使得游戏侵权者屡屡不惜以身试法,网络游戏领域知识产权侵权现象频发,这对游戏产业的危害是不言而喻的。另一方面,网游尤其是手游生命周期较短,一般是6至12个月,之后就迅速衰退,但权利人维权周期一般都在6个月以上,加之侵权手游厂商往往采取拖延战术,以“赌徒”心态“顶风作案”,结果就是诉讼尚未结案,侵权手游已经盈利后退市。

  更进一步来看,现代游戏一般包括两个主要构成部分,软件代码与游戏元素,随着软件产业向着开源、开放方向发展,很多游戏软件的底层代码都是开源性的,网游中的游戏元素也即游戏画面、创意、规则、音乐等的重要性愈加突出,逐渐成为被重点模仿、抄袭的对象,或者游戏元素自身就是模仿、抄袭其他知名IP的结果。现代游戏的这种发展趋势决定了网游侵权诉讼更多是围绕游戏元素展开的,比如,《炉石传说》案与《梦幻西游》案中,双方争议焦点均在是否未经授权使用了原IP作品的著作权元素。

  三、法律视角:网游侵权判定困境影响产业发展

  网游行业的快速发展同时伴随着网游侵权诉讼的激增。网游侵权诉讼一般分为著作权案件、商标案件以及不正当竞争案件等三种主要类型,其中侵犯著作权案件占到全部涉游戏知识产权案件的85%左右。海淀法院发布的《网络游戏侵犯知识产权案件的调研报告》显示,2014年至2015年,海淀法院共审结涉游戏侵犯著作权案件183件,2015年同比增长173.5%。

  网游侵权诉讼激增是网游侵权乱象的外在表征,与此同时,法院在审理网络游戏侵犯知识产权案件方面,却存在认定模糊、定性困难、程序拖沓费时、司法尺度不一、判赔数额低等问题,司法实践对游戏行业的保护作用由此被大打折扣,严重危害网游价值。

  1、二次改编侵权与游戏跨界侵权问题突出。

  在版权法上,原作品以及根据原作品产生的演绎作品是两个独立的作品,但是演绎作品在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害原作品的著作权。因此,在涉及以演绎作品为蓝图改编游戏时,势必与原作品之间产生冲突,由于网络内容产业朝着泛娱乐化发展,此类案件在司法实践中越来越多。

  比如,在《鬼吹灯》游戏改编案中,原告游趣公司获得被告城漫公司享有著作权的《鬼吹灯》漫画的游戏改编权,但却被原作品《鬼吹灯》小说的著作权人玄霆公司以侵犯改编权为由诉至法院,由此支付了巨额赔偿,最后在违约之诉中败诉。因此,在以演绎作品为基础进行游戏改编时,如果使用了原作品中的独创性内容,还需要取得原著作权人的同意,否则可能构成侵权,但二次改编侵权的具体认定标准需要在司法实践中进一步明确。

  此外,游戏跨界侵权问题不断凸显,尤其以侵害网络小说、动漫、电影等作品的著作权为甚。比如,在金庸小说改编权侵权案中,法院认为,《全民武侠》游戏使用了与涉案作品相同或相似的装备、武功、人物、情节,数量较大,超出合理使用范围,构成对涉案11部金庸小说的改编,其使用行为未经权利人许可,侵犯了畅游公司对11部涉案作品所享有的独家改编权。游戏跨界侵权一般较为隐秘,侵权判定难度大,不仅会影响经授权改编的游戏的市场价值,而且会对原IP的市场价值产生负面影响。

  2、网游作品属性和保护范围不明晰。

上一篇:打网游打到吐血 网吧老板吓坏了

下一篇:16岁少年沉迷网游挨老爸两巴掌 出走3天未归家已报案后悔莫及